拂熏池

第一次和大学舍友一起出去玩做纪念。
用手机拍的,对,我不会拍照。

《阴阳师手游同人/阴阳闲话》(2)

老样子的短小(捂脸),遍地BUG,人物OOC,吐槽向
————————————————————

(三)
  今天有一个叫茨木童子的大妖怪闯入了我的庭院,说要找他的挚友——大江山之主酒吞童子。然后一言不合就准备怼我了。WHAT?可以,这很SSR。还有博雅你好意思说他,你第一次和我见面也不是莫名其妙地要和我打一架吗?哎,我招谁惹谁了。
  但是还是我技高一筹,哈哈哈区区SSR,怎么可能是我这种非洲酋长的对手!我可是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实力与外貌并存的。(博雅:是是是。)
  接着茨木童子给我们解释了他为什么那么执着(痴汉)酒吞童子的原因——想败在酒吞的手下,之后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他支配。MDZZ!!是我耳朵不好了吗?SSR都是这样的?(小鹿男、青行灯等表示并不是)对于茨木这样的回答我只能说:快看,这里有变态!还有咳咳,八百比丘尼尼的隐藏属性暴露了。
  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是我还是去帮茨木童子找酒吞童子,嗯,我才不是屈服于SSR的恶势力,青行灯姐姐快到我家啊。可是你TM就不能聊除酒吞童子意外的事吗?你真的不能确定你找不到酒吞童子是因为他在躲你?
  多亏了八百比丘尼的占卜我们一行人很快找到了酒吞童子。不过靠,为什么一言不合又开怼了!EXM??酒吞童子你是SSR了不起啊……疼疼疼,博雅还是你上吧!(博雅:真是的,你还是先去休息吧。)
  好不容易打败了酒吞,结果他和我说我抢了他女人。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红叶是谁?你不能因为我失忆了,就瞎说话啊!天地良心啊,我可是个正经人,诱拐良家妇女(女鬼)事我可不会干。嗯,博雅就知道你信认我。不过……卧槽酒吞和茨木你们就不觉得你们的对话好污吗?什么你不能填补我,我去我都不好意思听,注意一点这里有小孩子啊!
(神乐:??晴明你和博雅就好??
我:神乐,不要和八百比丘尼一起看些无聊的书,这书我没收了。
神乐:╰_╯)
……
  最终这事情还是没有解决,虽然八百比丘尼说可以通过梦境来知晓酒吞童子的内心,但被茨木童子拒接了。毕竟没有几个人想要被别人看到自己最落魄的样子吧,何况是酒吞童子这样的大妖怪呢?这样想想也许茨木童子并没有看上去得那么不近人情,只是他把自己的情感都……诶呀,我又有什么资格评论别人呢?毕竟我连自己的感情都处理不好。
……
  哈哈哈,我怎么可能会是那么伤感的人呢?
  人生在世只求一人能相守相知便足以。

《阴阳师手游同人/阴阳闲话》(1)


注意:OOC,很多BUG,小学生文笔,吐槽向,多无聊老梗,很短小
——————————————————————————

(一)
  大家好,我叫安倍晴明。
  如你所见,我是个阴阳师,据小白(我以前的式神)说还是平安京最强的阴阳师。你问为什么是据说,那是因为我在不久前失忆了。在我失忆的同时我还捡到了一个叫神乐的同样失忆萝莉,嗯,还是钉宫音,要不是背景设定我差点以为我串场到银他妈剧组了(捂脸)。对了,不要问我这部游戏里为啥有那么多失忆的角色,去给我问网易爸爸。
  但是即使我失去记忆,高尚的我义不容辞(被逼无奈)仍肩负起维护平安京安全的责任,尽心尽力(无可奈何)地帮助解决各种妖怪的困难,一如既往地守护着京都的安宁。嗯,谁叫我是个好人呢……去你麻痹,你们这些妖怪把我家当万事屋啊!好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说真的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收费了,我这一家子的式神都要靠我养活啊,在这么下去我就只能吃土了,嘤嘤嘤。
  在我寻找自己和神乐丢失的记忆的过程中,我也结交了不少好友(孽缘)。八百比丘尼——一个不知道究竟到底多少岁并且一心要我杀死她(臣妾做不到啊,我只想做个良民啊)的腹黑神婆,源博雅则是个明明是贵族可就知道打架一点都不风雅的高武力低情商的妹控……但笛子吹得不错(博雅:晴明,你就不能坦率点吗)。对了,还有一对一天到晚都腻歪在一起,并且严格遵守有情况找晴明(我)这条准则的鬼使兄弟……以下省略八百字(真是一把辛酸泪)。不说了,太难过了,博雅别拦着我,我要去抽卡冷静一下……靠,又是兵俑。

(二)
  今天食发鬼又来骚扰我了,幸好被博雅一箭射回去了。自从上次他诱拐我家神乐未遂,恼凶成怒和我干架被我怼回去后,就深深地被我高贵优雅的气质和英勇非凡的身姿所折服,拜倒在我的裤脚之下,隔三差五就要来骚扰我。唉,都怪我太完美,太优秀了。啊,我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等等博雅你别拉我,走慢点啊,我自己会走,衣服要被扯下来了!

《大艺术家》腐向同人

一浴室
  “哗哗哗……”浴室里传出的淅淅沥沥的水声。伊登·哈德逊坐在沙发上看着《火星任务》,这本书是埃文推荐给他的,但书中的精彩内容却无法吸引现在的伊登,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时刻在撩动他的心弦,即使在客厅伊登仿佛都能感受到浴室中的热气。
  “嘀嗒嘀嗒……”听到水声渐渐小了下来,伊登终于能松了口气,才敢把目光转向浴室方向。【终于快结束了吗。】伊登这么想着道。
  “伊……伊登,你现在有空吗?”浴室里传来埃文犹豫的声音。
  “怎么了,埃文?”
  “伊登、伊登,我忘了拿浴巾,你能帮我拿一下吗?就在我的床上。”
  “……好,埃文你等一下。”伊登稍微犹豫了一下就上楼拿浴巾。拿好浴巾下楼,伊登打开浴室门的同时说道:“埃文,我进来了。”
  “好!”埃文马上回答道。
  一进来伊登就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水汽,而埃文赤裸着就站在他面前:近乎完美的黄金身材,纤细的腰身,优美的身线,紧实的肌肉却不显得臃肿,英俊潇洒的脸庞,而淋浴带来的蒸汽又带来一种迷幻的感觉。即使是伊登这样的冰山帅哥对自己这位恋人都只能说:“该死的迷人!”对着刚出浴的埃文,伊登微红着脸故作冷静地转过头,把浴巾递给埃文说:“给。”
  “嗯……好了。”埃文接过浴巾把身上的水擦干净,抬头却发现伊登的脸背对着他,【伊登干嘛背对着我,这座冰山该不会是害羞了吧。】便用手把伊登的脸扳回来,笑着戏谑道:“嘿嘿,你害羞了?”
  伊登被迫转过头,埃文完美的身体赤裸裸地直接地出现在伊登的眼中,不时勾引着伊登内心的欲火【该死!伊登清醒点,你在想什么!】“……”
  埃文见伊登不说话就知道自己猜中了,故意这么说道:“怎么不说话啊,难道是被我猜中了?”
  这次回答他的是伊登深深的一个舌吻。
  “哈、哈……嗯,伊、伊登,哈……我、我错了。”埃文求饶道。
  耳边传来埃文断断续续的喘息声,伊登再也忍不下去了。
  “诶诶,伊登你要干什么!我刚洗好澡!”
……
……
……
  之后就进行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二雷雨天
   夜晚“轰隆,轰隆……”伴随着雷声的还有呼啸的狂风,豆大的雨滴啪啪地滴打着玻璃。伊登·哈德逊站在窗前注视着窗外的雷雨。
  “怎么了,伊登?”泰迪·贝尔见伊登沉默地看着窗外。
  “没事,泰迪。”伊登依旧一脸冰山,故作轻松地说道。
   泰迪却不相信,安慰伊登说:“放心,埃文会准时到家的。”说完屋外便传来汽车的鸣笛声,笑道“你看,埃文回来了吧。”
  伊登却不在意泰迪的态度,听到鸣笛声就赶忙跑到门口,正好面对埃文开门进来。“啊!伊登,你怎么站在这里?”
  还不等伊登回答,泰迪就调笑道:“北,你还问?还不是某人回来的晚。”这时回答泰迪的是伊登冰冷如刀的视线,而一边的埃文却在偷笑。泰迪见埃文不帮自己,只好投降道:“好了,不开玩笑,我先睡觉了。” 说完便上楼回房。
  伊登见泰迪上楼便也不顾虑什么,就在埃文嘴上落下了一个吻。“太冷了。”伊登莫名地说,说完便走进洗漱间。
  “?”埃文很疑惑但看到伊登出来拿的毛巾就明白了。
  伊登一边用柔软的毛巾轻轻地擦拭着埃文栗褐色的头发,一边用一般人不易察觉的温柔而又占有目光注视着埃文。埃文似乎是感觉到他的注视也抬起头看他,伊登依旧保持着那种目光凝视埃文那双比海还迷人的湛蓝色的眼睛,接着又是一吻。一吻之后伊登便搂住埃文,把头搁在埃文的肩膀上。
  感受着脖颈旁清晰的呼吸声,埃文觉得有点痒,“好了,伊登、伊登?”顺势想解开伊登抱住他的手,但伊登并不准备松手。
  “等一下就好。”说完伊登的手就不安分伸进埃文的衣服中,有着薄薄一层茧子的手抚摸着埃文平滑细腻的皮肤,给埃文带来别样的触感。
  “嗯……够了,伊登!别在这做,到床上去。”埃文终于忍不住了。
  伊登微微翘起嘴角,在埃文耳边小声说道:“好。”说完就把埃文抱起上楼。
……
……
……
  之后就进行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
语文老师死的早,小学生文笔,OOC归我
萌冷cp,只能自己割大腿肉。之前在晋江发表过不过没人理。

关于武侠小说个人牢骚

[雁蝶为双翼,花香满人间]
[我踏月色而来,挥别红尘而去]
[公子伴花失美,盗帅踏月留香]
[小李飞刀成绝响,人世不见楚留香]

  啊啊古龙小说里最爱楚留香了,明明他那么花心、和那么多美女有暧昧(非贬义),可是我就是喜欢这种风流浪漫却不失侠义风度的浪子了。(所以陆小凤什么的我也很喜欢啊,不过像一直毕竟有人气的西门吹雪什么反而不感冒)怪不得我比起金庸更喜欢古龙了(但我不喜欢李寻欢,真心可怜林诗音,在我这种小女子眼里李寻欢也可以说渣男了),在金庸小说里最有好感也是杨过和黄药师(一见白古误终身)(毕竟杨过和黄药师都是金庸小说中少见带有点亦正亦邪气质的正面角色?)。
  古龙小说多浪子,金庸小说多豪侠。这两者没有高低之分,只是角度不同。不是有人说金庸写的是武侠,古龙写的是江湖;金庸写的是人间,古龙写的是天涯。
要说写比较有名的武侠小说中我最看不下的黄易的,原因很简单他小说中男主都种马,特别他还喜欢安排美女倒贴。(毕竟我是女的嘛)
  之前没看过温瑞安的武侠小说,但是猝不及防被安利了一口,苏梦枕和狄飞惊好棒!(对,我就喜欢这种装逼的类型,嗯想想古龙也是这种呢。)
「一夜盛雪独吐艳,惊风疾雨红袖刀」
「顾盼白首无人知,天下唯有狄飞惊」
  总而言之我是那种低俗看脸的人啦。